╭※╯ 放飞╭※╯

西于:

清脆的吉他,低调的小号,Sophie Zelmani慵懒细腻的嗓音轻道出自己的一个故事:我年少时曾深爱过他,此刻就坐在我面前。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放置曾被他牵过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目光忐忑不安地游离。他是我珍藏着的时光碎片。属于过去。

Sophie Zelmani的故事是那种纯洁当中带有淡淡忧郁的颜色,没有任何的刻意和修饰,柔弱中隐约透着坚强。我喜欢这样的音乐,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忧伤。希望,我最后是握住了你,而不是一个人走后来的那段路。

 

西于:

当司空见惯的脆弱通过不一样的载体传达时,自我的影子也理所当然地从打盹中惊醒。来听听这首歌吧,好听的歌献给美好的你。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阅读文字: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是河流, 他是最标准的好,是不敢承认的渴望。 我曾经以为一切都是不值得的,但他是正午的神像,张开手掌收留了悲哀的生命。——马雁

我失去了一只臂膀 ,就睁开了一只眼睛。——顾城八岁诗作《杨树》

如果有人不相信数学是简单的,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生有多复杂。——冯・诺伊曼

寂静的墙和寂静的我之间,野花膨胀着花蕾,不尽的路途在不尽的墙间延展,有很多事要慢慢对它谈,随手记下谓之写作。 ——史铁生《墙下短记》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钱钟书《围城》

一个人最初和父亲相像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海子《夏天的太阳》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但不知去原谅谁。——木心

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身膏野革。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郭汝瑰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姬赓《万能青年旅店》

人类一般看不到的内脏的色彩,通过这大手术而展现于天空,得以表面化。最细微的温柔和殷勤与世界苦相结合,最终,苦恼变成了刹那间的快慰。人们在白天死抱着的无数小理论,被卷入天空的巨大情感爆发和灿烂的情感释放之中。人们看透了一切体系的无效。——三岛由纪夫《晓寺》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张枣《镜中》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波兰来客》

大部分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可能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成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罗曼罗兰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庄子·秋水》

明月直入,无心可猜。——李白《独漉篇》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鲁迅

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守夜人誓词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刘慈欣《三体》

去热带死的好处是,阳光亮得像白布,布飘在风里像太阳正在蜕皮,搭在肩上、缠在腰里、抓陌生人的头发并惊叹于猴子很瘦,猴子死在热带从树上掉进水里,被抬走的人很轻很轻的骨头里都是洞,洞里很亮很亮全然没有影子。——倪湛舸

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不如我有钱。——王思聪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数学老师

 
 

文/衷曲无闻_(简书签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b1aa9a3769d3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签约作者”。


西于:

歌声温暖厚实动人心弦,没有炫技,仅凭触动人心的深刻感情打动所有听众。

每次听大叔的歌,总会感慨这才是岁月沉淀下的嗓音啊。

相比韩国那些肤浅的组合,还是偏爱韩国这些实力派的歌手。

真的是好长一段时间没上lofter了啊~

西于:

他们的音乐给人感觉就像是看见一盆黄刺金琥,满眼是颜色鲜亮、性格乖张的刺——乍一听清新可口,其实饱含锋利,讥讽连连,借一本书的名字来形容似乎很贴切:“粉红色噪音”。

当然,这张同名专辑的音乐技巧比较娴熟,证明他们具有一定的编曲能力。

Afro-pop维系着音乐骨架,配上丰富的室内乐器,整个作品情绪高低承转,节奏明快,干净漂亮的弦乐令人难忘。

新世纪学院派摇滚乐的最佳代表,Vampire Weekend又是另一个透过网上音乐平台打出名堂的例子。

他们深受Afro-Pop影响,尤其一种揉合Rumba与非洲节拍的音乐类型Soukous,渗透出点点热闹如嘉年华的气氛。除此之外,不少歌曲亦都带有一点Ska和Punk的色彩,足以证明他们的歌曲都趋向活力跳脱的风格。由Vampire令人联想到的Gothic就没有,倒是蛮贴近阳光涣散的Weekend心情。

 

西于:

来自美国的女歌手Linda Draper,典型的清新小调,纯而甜的女声。

编曲清新又不失内涵,前奏响起便已沉沦,如春风拂面般诱人的女声,轻轻地撩拔我的双耳。

西于。:

Andrew Belle是流行音乐界的一位全新的创作型歌手。

粉丝和评论家常把他的音乐称为“smart pop”——细致入微的旋律、具有深度的歌词配上大胆、富有感染力的嗓音犹如钩子般牢牢抓住了听者的心。

 

博物志:

被小伙伴安利了这首歌曲,一听就喜欢上了,LOOP停不下来!玩过《使命召唤9》的肯定不陌生,这就是游戏开场曲!但介于博主是个天天爱消除都拿不到冠军的游戏渣,《使命召唤9》这样的游戏当然是不可能玩过……嗯!但是这并不妨碍对这首歌曲的喜爱!(虽然开始总以为伴奏卡了……

歌词写的很虐,配着剧情动画看更虐!附送游戏开场动画传送门:http://www.funshion.com/vplay/v-1263720

I throw this to the wind
But what if I was right
Well, did you trust your noble dreams
And gentle expectations to the mercy of the night?
The night will always win
The night has darkness on its side
I'll throw this to the wind
I miss your stupid face
I miss your bad advice
I tried to clothe your bones with scratchy
Super 8s, exaggerated stories and old tunes
But never by the moon
But not the state I'm in
The night will always win
I throw this to the wind
But what if i was right
Well, did you trust your noble dreams
And gentle expectations to the mercy of the night?
The night will always win
The night has darkness on its side
I've thrown this to the wind
I miss your stupid face
I miss your bad advice
I tried to clothe your bones with scratchy
Super 8s, exaggerated stories and old tunes
But never by the moon
But never the state that I'm in
The night will always win

 

我会把这个抛给风~~~抛给风~~~抛给风~~~~~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Steven Sharp Nelson{Moonlight}2011   大提琴纯音乐


{Moonlight},这首歌曲有着月光下神秘的感觉,经由Steven Sharp Nelson的大提琴演奏之后,让人有种在不断奔跑的心灵感应共鸣,古典作品+新音乐的结合,比钢琴独奏更霸气.

古水:

《Agnus Dei》出自Libera 2000年专辑“Libera”。空气被污染了,灵魂被玷污了,世界被蹂躏了——还有什么是纯净的?我想应该是孩子的声音,我确信那是来自天堂的纯净之音。何处是天堂,何处是我们所渴求的不带一丝人间尘垢的净土,我们在寻找,因为我们向往一种纯净,企盼一种纯真。

 这张大碟是我们最可爱而无暇的孩子们的童声,是那么的让我怀念过去,清亮而浑然一体的歌声竟然象一首动人而流畅的乐曲,如此的美妙,如此的澈人心俯,如同品了一口薄荷酒。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种无暇,没有受污染的空间净土,就是孩子的心灵。